共享单车跑马圈地,“红黄蓝”谁能笑到最后?_广州新闻

2017-10-20 22:20

  ■同题问答

  如此多资金涌入共享单车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共享单车才刚刚开始,所以现在的投资代价并不大。虽然目前看来,共享单车发展存在着不少问题,包括共享单车的停放、不当使用、损坏等,但现在还没有人可以看得准共享单车的未来到底会如何。可以说共享单车还处于不稳定的发展状态,不过这也说明这个领域还有机会,如果大家都很看好一个行业,或者说行业已经很成熟,那么那代价就会很大,同时进入的门槛也会很高。

  制造商技术的进步与群体需求的改变有重大关系。共享单车通过互联网运作,在互联网经济条件下使用网上平台付款,支付系统就有了一定客户数量。这个群体和使用者高度相关,通过这些数据用车群体一天之内的用车频率、每天骑车时长都有记录,并可以进行分析。这对于自行车制造商非常重要,单车制造商可以根据这些群体对单车特别的需求改善单车设计。例如,现在单车基本不使用链条拉动,这也是制造商实现的技术进步。

  3月10日晚,小鸣单车提前将带有虚拟停车桩技术的3.5代锁投放增城区的日程。“目前几家共享单车都是在城市核心区投放,而我们选择增城作为新产品试点也是因为工厂在这里。但是摩拜看到明显坐不住了,也突然抢在增城区投放单车。” 陈宇莹的一番解释反映了单车的停车点之争也是“火药味”渐浓。

  “小鸣单车的两间自行车工厂分别设在广州开发区、增城区,零配件也在周边地区,而智能锁的研发中心在广州、生产在肇庆。供应链就在附近,让我们成本更低、市场响应更快。”小鸣单车CEO陈宇莹表示,作为本土企业,小鸣也希望广州乃至广东成为全国智能互联网单车最大的生产基地。

  在摩拜去年10月底宣布在广州正式运营时,吸引了另外三家“追随者”抢滩。他们有的来自互联网平台,有的扎根自行车制造业多年,在共享单车领域的切入点上有着明显区别。

  资本搅局

  共享单车是地方政府多年来想发展却一直没能做成的,对城市慢行系统的建设是有利的,并且没有触碰到固有的利益,因此企业做起来遇到的阻力没有那么大。

  投资代价仍处低位,预期回报率高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财政税务系主任、教授林江:

  ■共享单车调查?下篇

  互联网 物联网共享经济助推制造业创新升级

  相对于让渡使用权和维护权(车辆)的服务型平台网约车而言,摩拜单车更像是一个完整的产品服务系统,重视产品维护和技术创新。此外,摩拜可以通过智能化管理和运营,根据城市的需求动态匹配供给。

  以城市经济体量作为参考,继北京、上海之后,广州成为了摩拜投放的第三个城市。摩拜华南区总经理赵剑平告诉记者,“我们在广州创造了78天投放10万辆单车的纪录,这是整个中国自行车历史上独一无二的。”

  小鸣单车CEO陈宇莹:

  摩拜D轮之后,富士康也成为了摩拜的战略投资者,并且与摩拜达成行业独家战略合作。赵剑平解释,“你可以理解为,全世界哪里有富士康,哪里就有摩拜,我们可以充分利用他们现有的产能布局来做产品。除了产能优化,我们的研发能力也会加强,这为更好的摩拜单车和用户体验做了铺垫。”据媒体报道,今年大年初四,富士康衡阳工业园就提前开工,为摩拜赶制单车订单。

  另外两家企业,一家是带有广州“基因”的小鸣单车,其创始人邓永豪拥有广州自行车品牌凯路仕,工厂就设在广州开发区,零配件供应商也大多在广东地区;另一家小蓝单车是自行车骑行平台野兽骑行的衍生品牌,诞生于深圳,投资方中还出现了广州富力地产的身影。

  共享单车会是下一个“滴滴”吗?

  此外,海珠区统计,去年第四季度,摩拜、ofo两家在该区的单车投放量为7.5万辆,同期,“五类车”的查扣量分别比前三个季度下降36.2%、49.8%、27.5%,两者之间有着明显的关联性。

  但是共享单车的运营和网约车还是有区别的。共享单车的运营成本较小,属于轻模式运营,而网约车的成本较大,相对的风险也较大。我们认为,成本回收周期更短,成本控制做得更好,因为共享单车的目标人群更广泛。

  ofo广州城市经理阮亮:

  这就是市场在引领制造商创新过程中更好的发挥作用。共享单车平台的数据让自行车行业技术创新改造有了重要的依据。

  南方日报记者 江珊

?

  共享着“共享经济”和“互联网 ”的标签,正在经历各路资本热捧的共享单车,很容易被认为是下一个“滴滴”。然而可以肯定的是,与“滴滴”整合了现有闲置的私家车资源截然不同,共享单车的出现,是让全国超20个城市在一夕之间多出了数以万计的自行车,并且让自行车制造产业链也共享了一场订单盛宴。究竟共享单车与网约车有何不同?四家业内企业的相关负责人皆有不同解答。

  今年1月,摩拜完成了D轮2.1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近15亿元)融资。数轮融资中,投资方中出现了包括华平、TPG、高瓴等知名PE,以及红杉、愉悦、创新工场、祥峰等VC,美团创始人王兴、易车网创始人李斌等个人投资人也身在其中。同时,腾讯、携程、华住等产业资本的进入,为共享单车应用场景注入了更多可能性,竞争也进入了新阶段。此外,摩拜新引入了新加坡投资公司淡马锡的股权投资,同时宣布进军新加坡市场。

  南方日报记者 李丹

  陈宇莹是互联网行业的十年创业“老兵”,她认为,共享单车行业的整合即将到来。“目前全国涌现出的30多家共享单车企业,最终可能只会留下5家左右。两年内爆发式的单车行业订单也会逐渐冷静,“贪快”投放的质量较差的单车也会在一年内被清理出局。”

  体育西路、客村等地铁枢纽站的地铁口,目前是各家企业停车点的首要选择。一些大型楼盘、商贸综合区也将成为共享单车停车点的争夺之处。例如,摩拜将全国首个单车社区落在了广州亚运城,同时,还在其他城市与万达广场合作设立了智能停车点。小蓝单车市场总监钟静宜也透露,公司正在与几家地产开发商洽谈合作,希望未来可以在广州的社区中提供单车服务。

  本来网约车的模式是想利用大家的闲暇时间进行共享,但实际操作起来就变了,变成专门买车来开网约车,这样只会让市面上的车越来越多。共享单车则不是,很多人是没有自行车的,但是又有短途出行的需求,现在相当于企业买单来满足他们的需求。

  圈地暗战

  互联网创新已经从移动互联网跨越到物联网的开始阶段,共享单车就是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的产物。现有的物联网卡和蓝牙等智能穿戴技术,给了更多数据交互的场景,收集的数据未来会有很大的价值挖掘空间。

  “2:1:1:1”

  作为曾经的单车之城,目前广州有摩拜(橙色)、小鸣单车(浅蓝)、ofo(黄色)、小蓝单车(深蓝)等4家共享单车提供服务。市内有近30万辆共享单车,其中,摩拜更是在广州创下“78天投放10万辆车”的全国行业纪录。从全国范围来看,共享单车行业超过60亿元的融资规模必将推动行业的进步和“洗牌”加速到来,而“橙、黄、蓝”们在广州的表现将是极佳的分析样本。

  擅长“以轻取胜”的ofo通过大规模、快速投放低成本单车,分下了一块广州市场“蛋糕”。“只连接车,不生产车”的ofo在供应链端的合作方包括了飞鸽、富士达、凤凰等国内自行车制造龙头,并且正在与华为、中国电信在物联网行业全面展开行业标准制定。

  从地铁口到商圈、大型社区单车停放管理逐渐规范

  共享单车在尝试落地共享经济的同时,其作为运用到互联网与物联网的模式,也为制造业开启了一扇窗。

  ■专家眼

  有趣的是,四家企业“抢地盘”,也推动了广州单车管理系统不断完善,进一步解决了以往城市“三公里”出行需求催生的管理难题。通过海珠区根据市场需求划设978个“非专用、不排他”公共自行车停车区,增城区推出虚拟停车桩,共享单车企业进社区、与地铁合作进行文明倡导等方式,单车违停“重灾区”正在逐步缩小范围。

  实际上,共享单车本身仅靠目前的运营基本无法盈利。其主要是凝聚人气,通过注册人数形成庞大的群体,而这个群体也可以成为共享单车、共享汽车,乃至共享经济的重要群体,不排除资本市场是在打这个的注意。

  不可回避的是,共享单车仍是业务盈利模式不清、行业管理规范空白的领域。《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2016年,全国分享经济的市场交易额约为3.5万亿元,同比增长103%;融资规模约1710亿元,同比增长130%。

  凌晨1点,南方报业集团大院里的编辑们刚刚收工下班。只听“滴滴”一声,紧接着“咔嗒”一声锁开了,一位老报人熟练地跨上一辆共享单车,渐渐消失在夜幕中。

  首先,共享单车结合和环保节能的理念;其次,随着越来越多共享单车投入市场,自行车使用习惯的养成,对于自行车的需求也可能随之上升,这对于“中华牌自行车”等自行车制造商而言是支持的力量;同时,共享经济的运营模式还能带来另类的商业机会,例如共享单车的押金,这笔钱可能衍生出“资金池”,随着用户的累积,“资金池”就会非常庞大,在互联网提供的便利下,共享单车还将互联网和物联网联系起来,而物联网的想象空间就更大。

  过去很多行业存在产能过剩的问题,但如果在物联网经济下,就可以非常贴近市场需求,根据客户需要对设计、生产流程进行改进,这对于先进制造业也是很重要的促进。而这本身对于市场来说也创造了一些动力,在共享经济背景下,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应用正倒逼着制造企业进行改革和创新。

  摩拜华南区总经理赵剑平:

  记者向摩拜和ofo查询此事,两家公司皆回应称,有关贴纸并非出自官方印制。单车“猎人”莫俊峰就分析,摩拜App已有故障车系统,难免有对手在“炒作”之嫌。类似地,更多的“攻城掠寨”在广州愈演愈烈。

  南方日报记者 江珊 黄祖健

  政策上的鼓励支持进一步加速了各路资本、互联网和制造业的龙头企业推高共享单车,也加速了其发展和整合。据业内统计,不到2年的时间,这个行业已经融资规模近60亿元,其中风头最盛的要数摩拜和ofo。

  60亿融资规模加速行业整合

  以1千亿资本撬动3万亿市场,并且拥有出行刚需推动着迅猛增长的用户群体,这些巨大的诱惑正是各路资本和战略合作方纷纷入局共享单车的动力所在。这是否意味着“烧钱”大战即将重现?或者“老师傅们”的参与会帮助“新生儿”走得更好更快?

  3月1日,ofo宣布,完成D轮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亿元)融资,是摩拜的1.5倍。目前,ofo的投资方包括了金沙江创投、经纬中国、滴滴出行、小米科技等。据行业调查,其全国市场占有率已达51.2%。

  如今共享经济越来越热,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到共享发展,共享单车是目前共享经济好不容易找到可以落地的题材。尽管共享单车有不少问题,但现在还不能说这种做法做不下去。而且共享单车已经扩展到了汽车,推而广之其实很多东西都可以共享,例如家里多余的影音产品、电视机、音响。这些都是“新东西”,但也还没有把共享经济的现象释放出来,包括共享单车也只是走出了其中一步,所以市场就会有很多联想。

  共享单车的用户众多和投放量激增,正在对城市管理提出更高的要求。在广州邻近的深圳,去年底就出台了《关于鼓励规范互联网自行车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和《深圳市自行车停放设置指引(试行)》。对此,广州市交委表示,有关政策正在研究当中。但是,停车点规范化是城市管理共享单车的一个趋势,四家企业的停车点之争也因此而起。

  “共享单车的产业价值体现在物联网技术的应用,以及互联网制造业带来的自行车上下游产能整合,我相信进步的科技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陈宇莹说。

  从去年9月至今,半年时间内,摩拜接近12万辆,小鸣单车、ofo、小蓝单车都在6万辆左右,比例刚好是2:1:1:1。四家企业在广州的单车总投放量已接近30万辆,并且主要集中在天河、海珠、越秀,还未密集覆盖到周边区域。线下运维人员方面,摩拜大约有300人、小鸣约有100人,ofo和小蓝的团队规模未公布,但是ofo是四家中唯一直接聘用专职线下运营团队的,其余公司选择了中介聘用并且一半以上是兼职的管理方式。

  短期之内,富士康这样的实体经济企业以及一些基金公司之所以愿意投资共享单车,或许更多是从资本运营的角度考虑,但同时也是看好自行车在共享经济背景下的前景。

  羊城的“橙、黄、蓝之争”要追溯到2016年的秋天。去年9月下旬,广州繁华市区的道路旁出现了一排排银色车身、亮橘色轮胎单车。爱尝鲜的年轻人立即认出,它们就是已经在上海“火”了一把的摩拜单车。虽然首次使用需要充值押金299元,但是车费只需要每小时1元,三公里内也就是一个小时车程,时尚、实惠、方便的摩拜在试运营期就积累了一批年轻用户。

  连日来,广州有一些小鸣、小蓝的单车座被贴上了“此车已坏,请使用旁边的XX单车”贴纸的情况,贴纸上还标明了来自摩拜、ofo。这在朋友圈掀起了一场各家粉丝的骂战,还有一些企业管理人员也加入其中。

  富士康投入到共享单车中的资金相较整个集团的体量而言并不算多,但可以预见的是投资回报率可能会很好。另外,作为传统制造企业的富士康通过投资共享单车这样的新经济形态,可以向外界传达富士康不仅仅是做“代工”的新形象,也就是说通过投资到新经济,富士康也为自己打了广告,这对于公司形象的提升也有帮助。

  小蓝单车市场总监钟静宜:

  共享经济落地,为制造业开启一扇窗

  上个世纪末,广州也曾有过来往于“河南”“河北”的自行车大军堵在广州大桥上的情景。如今,因为“互联网 ”和“物联网”这些新潮事物,共享单车让过往时光得以重现。根据《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的统计,到2016年底,共享单车注册用户规模约2000万人,日订单量超百万,交易平台超20家。

  四家企业“基因”不同单车总投放量近30万辆

  先说相同点,网约车和共享单车解决的都是出行问题,都诞生于互联网科技浪潮之下,是互联网背景的产物,也都是线上线下结合模式。